爆有料

“我在东北玩泥巴,虽然东北不大,我在大连没有家……”

表情包

背景音乐打住!别一看到“玩泥巴”就切这首印度神曲好吗!“泥巴”这个游戏术语可能对现在的童鞋来说太过遥远,即便是中年呆毛哥小时候也没怎么经历过“泥巴”游戏的时代。当然“泥巴”只是玩家口中的称呼,这类游戏有个更显高端的统称,叫做——MUD游戏(Multiple UserDomain多用户虚拟空间游戏),是文字网游的统称,同时也是最早的网络游戏

MUD游戏

MUD游戏主要依靠文字推进游戏进程和社交活动,并辅以简单的字符画和线条。1978年,英国埃塞克斯大学的罗伊·特鲁布肖用DEC-10编写了世界上第一款MUD游戏——《MUD1》,是第一款真正意义上的实时多人交互网络游戏,MUD游戏的概念和名称来源可能也正源于此。

不过对国内玩家来说,武侠题材才是更具本土特色的MUD游戏主题。1996年在高校教育网活跃至今的《北大侠客行》被视为国产MUD游戏的巅峰,玩家只要自己喜欢,可以专心做买卖,或到处游历,或什么事情也不做随便走走。与现在网络游戏中充斥着的PK,杀戮相比,北侠是一片纯粹的游戏玩家的梦寐以求的圣土,在北侠上发生的很多荡气回肠的江湖逸事至尽仍被广为流传,也成就了不少现实中的美满姻缘。

北大侠客行

之所以一时心血来潮想说说这个冷门到极点的内容,主要是受到本周就哔哔(现在有哪些游戏类型/玩法你已经很久没看到了)的影响,虽然这些年不少经典玩法逐渐远离玩家视野,不过也能欣喜看到原先不受待见的小众题材反倒在手机上发光发热,就像这几年猛然冒出苗头的各种武侠、修仙类的文字放置游戏,就暗含着不少MUD的影子。

汉家江湖

文字游戏毫无疑问得归入小众的一类吧,除了你们喜爱的gaygame……galgame,再加上推理为主的几个经典系列外,文字游戏所能涵盖的范围和玩家群体实在有限。深耕剧情,文字量庞大,还得需要远超其他游戏的思考,很难想象在当下智能手机流行,玩家时间碎片化,游戏愈发轻度的大趋势下,文字游戏能有何作为。

逆转裁判

然而2015年4月,一款名叫《Lifeline》(生命线)的文字冒险游戏却一夜红遍社交网络。按理说《生命线》依旧有着文字游戏海量的字数阅读和匮乏游戏性的“通病”,除了在某些时刻能够帮助泰勒做出改变剧情走向的选择外,留予玩家更多的游戏体验就只剩下等待。

生命线

就是这样简单无趣的过程,却让毕业后无心继续保持阅读频率的都市人开始尝试深入游戏剧情,去感受辽阔星河,未知星球,主角孑然一身的设定。就像当下读者喜欢有声读物,解放眼睛的阅读体验,将阅读代入游戏画面同样令读者产生更强烈的代入感。即便再怎么诟病文字游戏的文本量,但剧本的好坏始终是决定游戏优秀与否的最关键指标。

生命线

而在匮乏的游戏性上,越来越多的开发者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也是一开头呆毛哥提到的文字冒险手游对40年MUD游戏的致敬方式。文字冒险只能点点对话,帮主角做做选择?那我就加入经久不衰的RPG养成!庞大的文字量让玩家的碎片时间超负荷?那我就主打放置养成!此时的文字已经回归成游戏内容的展现形式而已,更多不同元素的融入才是作品所要表达的游戏题材与玩法。

汉家江湖

就拿风靡一时的《地下城堡》系列来说,游戏80%的时间都是处于一片暗乎乎的背景下,几乎没有画面呈现,玩家能够执行的行动就用简单的文字列表展现出来。游戏玩法上则同时结合了模拟经营和RPG元素,将收集、建设、探索等几个环节串联在一起。你能说它游戏性匮乏吗?不,这集合了生存、末世、自由探索、放置等等关键词,正是时下最戳玩家兴奋点的地方。

地下城堡

于是我们现在能够看到像汉家松鼠这样专注于武侠题材的独立工作室,也不乏《三色△绘恋》这类质量上比肩日系galgame的恋爱佳作,多方融合下的文字游戏展现出令人讶异的包容性,MUD作为其中重要的一环也开始为更多新玩家所熟知。

三色绘恋

爆有料